微風小說 > 古代言情 > 穿書後,病嬌反派殺瘋了 > 第13章 兩個頂級男綠茶

第13章 兩個頂級男綠茶(1 / 1)

寧孤突然出現,讓顧朝辭和尉遲承歡齊齊變了臉色。

隻不過,前者是怒容,後者是滿麵喜色,還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。

“國師,朕可算把你盼來了!”

傳言,尉遲承歡空置後宮,不近女色,就是為了國師寧孤。

晏青枝剛穿書那會兒,還稀裡糊塗地磕過兩人的CP,現在想想,還是自己太年輕。

身為二十一世紀的三好青年,雖然沒經曆過皇朝更迭,但也學過曆史,看過不少宮鬥劇。

尉遲承歡這麼做,隻為麻痹宮遊和顧枳節,讓他們誤以為他荒淫無度,不會有後,是顆最好把控的傀儡棋子。

拋開私人情緒,晏青枝挺佩服他的,一個人忍辱負重,臥薪嘗膽,在重重危機下,還能苟活到現在。

確實不容易!

她盯著尉遲承歡入了神,察覺到寧孤走到身邊,正冷冷盯著自己,渾身一個激靈,連忙收回了視線。

她下意識低頭,莫名不想被他看穿眼裡的脆弱和感激。

不得不說,這個狗男人像救星一樣突然出現,又說了那番話,讓她險些破防!

寧孤睨了一眼晏青枝,見她像隻小狗一樣跪在地上縮成一團,無聲冷笑起來。

還知道丟人,區區兩個禦林軍就能將她輕易帶走,如此無用,遭些罪也是應該的。

他收回視線,看向試圖擁抱自己的尉遲承歡,眉頭微皺,身子一側就避開了他的手。

“聖上,不知本座這丫頭犯了什麼錯,竟惹得聖上和顧小將軍都不痛快?”

尉遲承歡一見寧孤,滿眼都是他,見他動怒又不肯親近自己,瞬間軟了語氣:“國師言重了,都是誤會,晏姑娘膽子太小,朕和顧愛卿就是同她開個玩笑,她竟然就當真了。”

“晏姑娘,還不快起來,你再跪下去,國師可要同朕翻臉了。”

晏青枝倒是想起,可一下頂著三個大人物的壓力,雙腿像灌了鉛一樣,根本挪不動。

尉遲承歡見她不動,以為是在使性子,哼了一聲,又滿麵笑意地衝寧孤說道:“對了,國師今日進宮,不如和朕一同用膳可好。朕近日又尋了個奇珍異物,想同國師好好賞鑒一番。”

顧朝辭還在大殿上,看著前後大變臉的尉遲承歡,眼裡的厭惡都快要藏不住。

傳言都說尉遲承歡好男色,又對寧孤情根深種,現在看來,果真不假。

他對此十分不喜,又怕招惹到他身上,立即開了口:“既然聖上和國師大人還有事,那微臣就不打擾,這就告退。”

隻是他想走,寧孤卻出聲攔下了他:“顧小將軍這麼急著走,難不成是在躲著本座?”

顧朝辭忽的沉了臉,原本陰鷙的眼神卷起狂風暴雨:“國師大人此話何意,我為什麼要躲著你?”

寧孤沒急著回答,反而對著還跪在地上的晏青枝伸出手,又輕聲哄道:“好了,彆再同本座置氣了,還不快起來。”

晏青枝一怔,被寧孤這寵溺的語氣說得渾身發麻。

他瘋了?!

她抿了抿唇,最後還是握住他的手,借力站起身。

可就算站起來了,落在她身上的三道視線也沒有消失,反而更加灼熱刺痛。

晏青枝欲哭無淚,這算不算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?

她委委屈屈站到寧孤身後,剛想鬆開他的手,卻被他握得更緊。

她吃痛皺眉,仰頭看他,隻見他大手一轉,直接和她五指相扣。

這個狗男人什麼意思,當著“愛慕”他的皇帝的麵,也敢和她拉拉扯扯。

不怕死嗎?

不是有潔癖嗎?!

寧孤見晏青枝老實了,這才看向快要按捺不住的顧朝辭,神色平靜地說道:“本座掛念這丫頭,一時竟忘了顧小將軍的存在,顧小將軍不會介意吧?”

茶,真的是泡得一手好綠茶!

她以前怎麼沒發現寧孤還是個高手……

晏青枝忍不住偷偷看向顧朝辭,隻見他額頭青筋暴起,右手也早就搭在了腰間的太淵上,好似隨時都會抽出來將寧孤亂劍砍死。

這十六年裡,顧枳節和宮遊一直把持朝政,挾天子以令諸侯,這皇宮內外不是他們的人,就是在即將成為他們爪牙的路上。

所以身為顧枳節嫡子的顧朝辭,不僅能隨意進宮,還能隨身佩戴利器。

反觀寧孤,身為國師,即使受萬人尊崇,都不能享受這樣的殊榮。

一經比較,名聲再厲害,也比不過實權在手。

顧朝辭是個暴脾氣,一受刺激就控製不住,但想到身上有傷,又強行忍了下去,咬牙切齒地回道:“無妨,國師大人若是沒其他事……”

可不等他說完,寧孤又再次忽略了他,轉頭看向一旁的尉遲承歡:“聖上,本座前來,一是為這丫頭,二是為討個說法。”

尉遲承歡瞬間就悟了,眸色一亮,說出口的話卻在裝傻充愣:“國師要討什麼說法?”

還能有什麼,不就是血洗畫天閣一事。

晏青枝抿了抿唇,心情莫名激動起來,顧朝辭逼人太甚,讓他吃點苦頭,也不算崩劇情吧。

畢竟作者原本設定的劇情裡,他們為了成為宮畫扇最愛的那個人,還鬥得你死我活過。

寧孤看向顧朝辭,語氣陡的變冷:“顧小將軍因一己私欲私闖畫天閣,殺了本座手下二十餘人,這個說法,聖上覺得該怎麼討?”

尉遲承歡麵露難色,看了看一臉桀驁不馴又殺氣騰騰的顧朝辭,又看向淡若清風的寧孤。

“這……此事,朕確實略有耳聞,可其中是不是存有什麼誤會?”

明顯是想當和事佬攪水。

晏青枝仗著寧孤擋住自己,光明正大地衝尉遲承歡翻了個白眼。

可她一抬眼,就撞上身前男人的餘光,麵色瞬間羞赧起來。

該死,寧孤這狗男人怎麼又偷窺她!

接二連三被忽略,顧朝辭一腔怒火反而平靜下來,“此事確實是個誤會,國師大人不知,那些人乃是細作,我怕傷及你,又怕細作逃脫,這才擅自動了手。”

“我這麼做,也是為了周國,為了國師大人,國師大人應該能理解吧?”

最新小说: 水滸之諸天萬界漁網 穿書後,病嬌反派殺瘋了 叮!這個農女她外掛又拉滿啦 穿越之農門匠丫頭 傻女擇夫 魔帝狂寵嗜睡小醫妃 攻略反派之公主又想篡位了 玉葉金枝 農家嬌女三歲半 王爺,王妃對你賊心不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