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壓寨夫人(1 / 1)

要是沒有那顆半路冒出來的石頭,宮伯玉早成了刀疤男的刀下亡魂!

這時,樹林深處傳來一道低沉渾厚的男聲,“賀青,毛毛躁躁的,老毛病又犯了?”

被叫做賀青的刀疤男立馬慫了,一言不發捂著手退到一邊。

晏青枝鬆了口氣,正準備伸手將宮伯玉扶起來,後背突然一寒,人也僵立在原地。

不過瞬息間,那遠在林子裡的男人竟然就貼到了她身後!

他氣息全無,周身還泛著涼意,讓人壓力倍增。

而那幾個山賊一見來人,立即收起臉上不懷好意的笑,十分恭敬地喊道:“大當家!”

宮伯玉徹底清醒,一張臉煞白,眼神驚惶地看向晏青枝。

晏青枝也沒好到哪裡去,尤其是她試圖“挾天子以令諸侯”的時候,手裡的竹竿和匕首都被身後的男人不費吹灰之力奪走。

他手一揚,嗤啦一聲,就將竹竿和匕首紮進了小溪邊的泥地裡。

那力道,戳死個人都綽綽有餘!

晏青枝抿緊唇,突然轉過身又彎下腰,一把按住宮伯玉的腦袋,就衝男人哭訴道:“大俠,小女和弟弟不幸和家人走散,才流落此地。小女看大俠身手不凡,必定俠肝義膽,還請大俠幫幫我們。”

男人還沒開口,其他幾個山賊倒是先一哄而笑,“大俠?還俠肝義膽?哈哈哈,你這小娘子真稀奇,彆人都求著我們放他們一馬,你膽子倒是大得很,還敢求我們幫忙?”

“就是!小娘子怕不是恨嫁了?看那小模樣俊的!真讓人歡喜!”

賀青被打傷手腕後,就滿臉不情願地閉了嘴,眼下也跟著揶揄道:“要幫忙也不是不可以,正好我們大當家的還差個壓寨夫人,你就以身相許吧!大當家,你說是不是?”

男人依舊沒開口,可落在晏青枝身上的眼神幽深晦暗,就好像在看一件待價而沽的貨物。

宮伯玉臉白了又青,青了又白,還一直在和頭頂上的手較勁,試圖起身和他們反抗。

這死女人,彆人都這麼羞辱她了,她還一點反應也沒有,就隻敢對他撒潑耍橫!

晏青枝心裡當然不舒服,可這麼多山賊,還個個身手不凡,就她那三腳貓的功夫,再加個拖油瓶,不用掙紮,就已經分出勝負。

她紅著眼,露出一臉害怕的樣子仰起頭:“大俠,隻要你們能將我們平安送回家,無論多少銀子,我們都能給!”

可等她看清那所謂大當家的長相,瞬間愣在原地,這…確定是個山賊頭子?!

和尋常的山賊不太一樣,這男人長相異常英俊,五官精致得不像話,一身藍衣更顯灑脫和帥氣。

要是走在大街上碰見,隻會以為是誰家的貴公子,哪裡會想到他實際上卻是打家劫舍的賊匪頭子!

而他也終於出聲:“無論多少銀子?”

晏青枝回過神,誠意滿滿地點頭:“就算是黃金萬兩,也可以!”

宮家在周國可是名門望族,再加上宮遊身為一國丞相,要是連這點銀子都拿不出來,這麼多年豈不是白乾了。

更何況,宮伯玉可是他的嫡幼子,他肯定舍不得讓他受到半點傷害。

男人突然笑了,看向晏青枝的眼神裡帶著濃濃的興味:“可爺不想要銀子,隻想要姑娘你怎麼辦?”

晏青枝瞳孔驟然一縮,這狗男人是不是腦子壞掉了,還是不是個合格的山賊啊!

黃金萬兩,不比一個女人更有吸引力嗎?!

宮伯玉力氣不小,也終於扯開晏青枝的手,騰地一下蹦起來,怒氣衝衝說道:“吃了熊心豹子膽了!這女人可是本少爺的人,知道本少爺是誰嗎!不給銀子,你們也得乖乖把本少爺和她送……嗚嗚嗚!”

眼見他越說越渾,其他人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,手裡的大刀都快控製不住,晏青枝連忙起身死死捂住他的嘴,又一臉賠笑地看著男人。

“大俠見諒,這孩子自小腦子就不好使,也不會說話,還請大俠大人不記小人過,彆和他一般見識。”

宮伯玉雙眼瞪得老圓,一臉不服氣:“嗚嗚嗚…嗚嗚!”

可男人根本沒把他的威脅放在眼裡,淡淡說道:“不過是個孩子,爺當然不和他一般計較……”

晏青枝緊張的情緒不由一鬆,可下一秒,心又咚的一聲提到了喉嚨眼。

男人突然俯身湊到她麵前,語氣低沉纏綿好似說著情話:“因為…爺隻和姑娘你計較!這小屁孩都還沒斷奶,姑娘跟著他也不會有好結果,不如跟爺回山寨,做爺的壓寨夫人吧。”

要死!這狗男人是不是欺負她不會武功!

給她一把弓和箭,她能把他們全滅,信不信!

晏青枝生生咽下一口鬱氣,麵上勉強掛著笑:“大俠說笑了,小女不過是蒲柳之姿,哪裡擔得起大俠的喜歡。”

“巧了,爺喜歡的就是你這蒲柳之姿。”

男人嘴角微微上揚,骨骼分明的手猛地伸向她的臉,趁她沒反應過來還反複捏了捏:“咦,姑娘這臉真滑……”

宮伯玉氣得眼睛都快瞪出來,嘴裡瘋狂輸出:“嗚嗚……嗚嗚嗚!”

給本少爺放開你的豬爪!

晏青枝表情也很難看,心裡的火越燒越旺,再忍不下去,抓住男人的手就使勁一擰!

……

原本已經停雨,沒過多久又開始淅瀝瀝下起來。

玉合山平原上的營帳裡,蘇言和楊鐵花沉著臉站在營內,眼裡都韻著滔天怒火。

初一上前一步,將撿到的木簪放在書案上:“大人,這簪子是從晏姑娘身上掉下來的。屬下已經派人去尋晏姑娘下落,隻是到現在也沒有回音。”

那書案後,一抹白色身影格外引人矚目,也讓人心頭莫名一顫。

寧孤骨骼分明的手挑起木簪,神色晦暗不明:“宮家人呢。”

初一恨恨說道:“宮伯玉也失蹤了,宮月淮派了人在尋。”

寧孤素白的臉上突然浮現一股濃烈的殺氣,眼神也陡的一凜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讓他們永遠找不到吧。”

最新小说: 水滸之諸天萬界漁網 穿書後,病嬌反派殺瘋了 叮!這個農女她外掛又拉滿啦 穿越之農門匠丫頭 傻女擇夫 魔帝狂寵嗜睡小醫妃 攻略反派之公主又想篡位了 玉葉金枝 農家嬌女三歲半 王爺,王妃對你賊心不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