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做個交易(1 / 1)

說了即日成親,舒陽毫不拖遝,立即開展行動!

寨子裡的人聽聞這個消息,竟然沒有任何異議,還全體動員,第二日一早,就將寨子布置妥當。

舒陽的小樓房也被裝扮成婚房,屋裡屋外都貼上了大紅喜字。

而昨天開始,晏青枝就住到了寨子裡最德高望重的陳奶奶家裡,直到明日傍晚時分,舒陽才會帶著迎親隊伍來接她離開。

她試過逃跑,可無論從哪個地方溜出去,總能在半路碰上人,然後被灰溜溜地帶回去。

很明顯,自己已經被監視,怎麼逃也逃不掉。

她不肯再吃東西,還發話要和舒陽好好談一談,照顧她的老奶奶拗不過,隻能讓孫女去請人過來。

一直等到下午,舒陽才姍姍來遲,手裡還拿著一套繡工精湛布滿珍寶的大紅喜服。

晏青枝一看就冷了臉,她自認為長相還沒到寧孤那樣讓人一見鐘情的地步,舒陽非要娶她,除了彆有居心,就是彆有居心!

可舒陽就好像瞎了一樣,對她的不悅情緒視若無睹。

一進門,他將喜服放在床邊,就順勢在她身邊坐下,親昵地握住她的手:“枝枝快看看,這套喜服可是世間難得的珍品,就算是當今聖上,也尋不到。”

晏青枝冷冷抽回手,“舒陽,我不會嫁給你,你死心吧!”

舒陽笑了,神情自信又篤定:“不嫁給爺,枝枝還想嫁給誰?”

晏青枝忍不住抽動嘴角,就算嫁貓嫁狗,她也不會嫁給一個威脅自己的男人。

可小說裡有關舒陽的描述隻有寥寥幾句,之後就再也沒有提及。

她不知道他在當山賊之前是什麼身份,也不知道他的喜好,自然沒辦法對症下藥。

晏青枝甩開心中雜念,淡定說道:“我知道你不是真心想要娶我,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吧。”

舒陽劍眉微挑:“交易?”

晏青枝點頭,莫名覺得這兩個字被他說得纏綿又帶著殺氣:“如果你肯做這個交易,那我至少可以保證,寨子裡近十年的花銷都不用你們再自掏腰包,如何?”

舒陽頓時起了興致,倒不是因為錢,而是她一個女人孤身在賊窩裡還如此自信張揚,甚至敢與虎謀皮,就不怕到最後,鬨得人財兩空嗎……

他抬手撐著腦袋,上半身靠在桌子上,再次打量起她來,從上到下,從下到上。

相貌是不錯,身材也尚可,一雙杏眼嘛,頗為討喜,總體還算湊合。

反倒是那一本正經的模樣,讓人有些欲罷不能,隻想好好戲弄一番!

或許真將她娶為壓寨夫人,也不是什麼壞事……

晏青枝僵著身子,有些難堪地偏過頭,隻覺在舒陽赤裸又尖銳的視線下,自己毫無寸縷一般。

“所以這交易,你做還是不做?”

她觀察過,這寨子是新建的,但建得很粗糙,防禦設施也比較簡陋,就連平日裡的用水,也需要去寨外打取。

這樣艱苦的環境,唯一能改變它的,隻有錢。

舒陽先前對她提過的黃金萬兩不感冒,隻能說是他太謹慎,謹慎到需要先調查清楚兩人的身份,才能再做打算。

可讓晏青枝沒有想到的是,這男人肯定已經查清她們的身份,竟然還要娶自己,大張旗鼓的,鬨得人儘皆知。

舒陽的賊名早已傳遍整個周國,朝廷對他的懸賞也從黃金百兩提到了黃金萬兩,江湖中也不乏有誌之士想要為民除害,一舉斬下他的頭顱。

所以他如此高調,讓她恍惚覺得他是在故意向外界暴露位置,然後引誰上鉤……

舒陽低咳一聲,突然伸手摸向晏青枝的臉。

晏青枝早有防備,直接半路截住他的手腕,看他的眼神也冷得掉渣:“舒陽,你心裡明白,強行把我們留下,隻會給寨子裡的人帶來麻煩。你要是再如此輕浮,那這交易就此作罷!”

舒陽也不惱,還淡淡一笑:“枝枝,你說這麼多,不就是想要爺放過你們。可爺不做賠本買賣,你那情弟弟,爺可以放了,但你不行。”

情你個頭,還情弟弟!

晏青枝忍住怒意,這寨子上上下下加起來至少三百口,十年開銷的錢能建多少個寨子!這男人是不是腦子壞了,會不會算賬?!

她緊咬下唇,隻能順勢說道:“那你讓我看看他,我總要和他告個彆吧。”

舒陽這次倒是沒有拒絕,視線緩緩落到那件大紅嫁衣上。

晏青枝神色一怔,握緊的拳頭險些控製不住就要往他臉上招呼,可想到先前動手被他輕鬆化解的場景,又將怒火壓了下去。

宮伯玉才十歲,以前還老是跟在她身後跑,姐姐姐姐的叫,為了他,她也不能再衝動。

她起身走到床邊,又回頭瞥向舒陽:“我可以穿,但你總要出去等著吧!”

舒陽二話沒說,當真轉身走出去。

等門再打開,他不由眼前一亮,那嫁衣就像為晏青枝量身定製的一般,將她姣好的身材還有漂亮的臉蛋,襯得更加美麗動人。

那冷若冰霜的模樣,也讓人久久挪不開視線。

晏青枝冷著臉,見舒陽一個勁兒盯著自己看,操起一旁的茶杯就砸過去。

舒陽這才回過神,一邊躲閃茶杯,一邊讚道:“不愧是爺的壓寨夫人,這嫁衣也隻配你穿!”

晏青枝懶得和他糾纏,砰的一聲關上門,將身上的嫁衣迅速換下來。

她收拾完,又快步走到門外,“帶我去見我弟弟!”

舒陽倒是信守承諾,當真帶她去見宮伯玉。

可宮伯玉狀況很不好,頭上的傷雖然被處理過,但因為長時間泡水,已經發炎。

這幾日,他又沒怎麼吃東西,身體竟然發起高燒來。

她連忙將宮伯玉抱在懷裡,看著他昏迷不醒的樣子,怒吼道,“叫大夫!他再這樣燒下去,就沒命了!”

舒陽麵色很難看,尤其是見這狹小又黑暗的地方連一張像樣的被子也沒有。

他瞥了一眼站在門口的護衛,那護衛忽的白了臉,撲通一聲跪在地上:“大當家饒命,饒命啊,這都是…這都是三當家讓我們做的!”

最新小说: 水滸之諸天萬界漁網 穿書後,病嬌反派殺瘋了 叮!這個農女她外掛又拉滿啦 穿越之農門匠丫頭 傻女擇夫 魔帝狂寵嗜睡小醫妃 攻略反派之公主又想篡位了 玉葉金枝 農家嬌女三歲半 王爺,王妃對你賊心不死